易利官方注册页面
  咨询电话:13671136772

易利官方客服

不要去五原看菜籽花。这里是最美丽的“菜籽花”。

    不要去婺源看菜花。这里是最美丽的“菜籽花”。

    说到婺源,你可能会想到菜籽花。但事实上,朱熹是五原最大的油菜花!

    朱熹不仅是新儒学的大师,而且是儒学史上的重要人物。他代表了中国文化和思想史上的一个高峰。他的影响深远,在世界上是罕见的。康熙皇帝对朱熹的理论给予了高度评价:“百年大成百年之学,必定造就亿代愚昧。”

    中国古代建筑名家陈从洲曾说过:“中国园林是文人园林,文人园林是文人园林。”这就是婺源西花园的存在。

    据县志记载,吴源县北部的古朱家庄是朱熹第二、三祖朱廷军的居住地。朱熹光荣地回家两次,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西苑位于金平山左侧,新疆河右侧,以朱启棠为中心。又建成了关里牌坊、桂桥营桂桥、遵景亭、朱家庄、紫阳书院、草堂等建筑景观,辅以水榭假山、异国花木、一卷山水,堪称江南奇葩。

    众所周知,中国古典园林的景观主要模仿自然,即用人工的力量营造自然景观,达到“人为造物,如天开”的艺术境界。

    登山是园林绿化的重要因素之一。

    明代著名园丁季成列举了鸳鸯境内园林山、殿山、娄山、亭山、书房、赤山、内殿山、崖山、山石池、金鱼缸、山峰、山、岩石、洞穴、尖顶、曲水、瀑布等17种造山形式,并总结了明代的造山技术。

    虽然西安园林在原遗址上重建,但它很大地恢复了古代园林的意义,可以被列入优秀的园林建筑作品中。

    水分管理也是园林绿化的重要因素之一。无论什么样的花园,水总是最生机勃勃的因素,山是无生命的,水是无尽的。

    1176年,朱熹回到家乡扫墓。他看见山附近有一潭水,名叫朱启棠,清澈得像一面镜子,从光中可以看到。他的诗歌很繁荣。他写了一本很有哲理的书《阅读感受》:“半英亩的正方形池塘被打开了,天空、云彩和阴影一起漫步。这条运河很清澈,可能是活水的来源。”

    植物也是造山池中不可缺少的因素。花和树就像山的头发。没有花草树木的水景,它们肯定会寂寞。

    花园不仅被山川环绕,而且被花草树木所覆盖。还有一棵有800多年历史的槠树。这是朱熹47岁回家祭祖时种植的。这是花园里最古老的老树。

    朱熹虽然离开了我们,但这棵代表思乡之情的槠树却长成了一棵高耸的树,默默地守护着世界。

    由于它是一个古典园林,采用古典建筑是很自然的。木雕、砖雕和石雕正是婺源三大名作,也是徽派建筑的精髓。

    从大门到梁坊,从雕塑到榫,从古砖到青石板,都别具一格,结构严谨,雕刻精湛,仿佛走进了古典建筑艺术的博物馆。

    如果建筑代表一本书,紫阳书院就相当于“中心思想”,把灵魂注入花园。

    紫阳书院是古代最著名的书院之一。旨在为朱子献祭,传播朱熹的新儒学。它读朱子的书,教文官,提高道德和事业,统治世界。

    紫阳书院虽然屡遭毁坏,但从未萧条。经过几千次殴打,它仍然很强大。与朱子文化一样,赋的后代也有着悠久的更新历史。

    此外,中国古典园林还有一个主要特点,即在幽雅中展现浓郁的中国文化,就是所谓的“意想不到的文学风光,风光无情”。书画水墨在园林中具有点缀山水、揭示心情的作用。

    不幸的是,公园本身既像一幅美丽的水墨画,又像一个特殊的砚文化馆,生动地展现了各个朝代的砚史。

    砚是中国四大名砚之一,是“地方特产”。许多文人五世亲自表扬。李渔说:“砚是世界上最好的。”苏东坡评论说,砚是“收敛、光滑、瓜皮光滑、金声玉德”。米孚称赞“金星松砚,质地坚固,气势磅礴,浑浊,蓄水不干”。

    由此可见,西园不仅是故乡的再现,也是一种巧妙的安排和组合。山水、花木、建筑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融入了徽州文化、诸子文化和砚文化,营造出一种深邃而诗意的意境,让人不自觉地陶醉,难以自拔。

    返回搜狐查看更负责任的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