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利官方注册页面
  咨询电话:13671136772

易利官方客服

深网丨小牛电动上市,李一男最后一次创业终圆梦

腾讯《深网》作者 王潘

10月19日,小牛电动在美国纳斯达克全球市场挂牌交易,证券代码为“NIU”,收盘价8.65美元,较发行价9美元下跌3.89%。以收盘价计算,小牛电动市值超过6.5亿美元,而小牛电动创始人、第一大股东李一男身家超15亿元人民币。

对于李一男而言,尽管因为曾获刑的原因不能在牛电科技(小牛电动运营实体)高管或董事,但仍是绝对第一大股东,此番上市,也算是圆了李一男毕生的梦想。毕竟,他早已说过,无论成功失败,此次创业都是他最后一次创业。

李一男的履历堪称传奇:27岁当上华为副总裁,之后又担任了百度首席技术官、中移动12580 CEO、金沙江创投合伙人。

牛电科技由李一男、设计师胡依林等人所创办,最初由李一男任CEO。该公司于2015年6月1日发布首款电动车产品小牛电动N1,随后登陆京东众筹,创下7200万元的众筹纪录。

李一男“失踪”那天是2015年6月3日,恰好是小牛电动新品发布的第三天。而他回归,已经是两年半之后的事了,这这期间,牛电科技主要由COO李彦负责,而李一男通过书信方式与公司管理层保持沟通。当李一男回归后,由于他不能再担任牛电科技高管,索性直接让李彦接任了自己的董事会主席兼CEO职务。

最后一次创业

2015年夏天,李一男曾公开表示,自己过去经历了很多失败,但无论成败,这次将是他自己做的最后一家企业。

在谈及选择电动车领域创业的初衷,技术出生的李一男也聊起了情怀。他说,5公里以内的汽车出行占到城市汽车出行近60%的比例。没有污染的自行车、电动两轮车出行理应得到更多的提倡和道路权利的尊重。

他自己和团队根据行业数据为基础计算得出,如果电动车替代70%公交、20%摩托、10%的汽车,那么将共减少4200万吨碳排放。每棵成年大树一年能吸收6千克碳排放,相当于70亿颗大树。环保,可谓是首要考虑。

从市场角度来看,电动自行车日益普及,甚至是部分城市的主要交通工具。除了短距离出行,李一男的另一个出发点,在于“酷车”。

他举了印度手机的例子:十几年前,摩托罗拉如日中天,其CEO却在印度市场的判断上出了错,认为印度人只需要能打电话发短信的手机,没有其他需求了,为此摩托罗拉在印度推出了17美元的单一功能手机。然而两三年过去了,在印度市场真正火爆的却是诺基亚和具有各种功能的中国山寨机。“不能因为没有钱,而否定别人追求美好生活的向往。”

2014年初,李一男感觉到一个巨大机会已经来临,便开始四处寻找创业合伙人。

与此同时,远在1000多公里以外的上海,初中毕业后在外打拼多年的胡依林在四处寻找投资人的过程中屡屡碰壁,投资人普遍认为胡依林的项目很棒,但当商业计划书展示到团队页的时候,所有投资人都吓了一跳,认为该项目要能成至少还缺少一位最最关键的人物——CEO。

巧合的是,一南一北两个人几乎都在同一时间瞄准了同一个创业方向——智能电动车。

有一天,胡依林见到了汽车之家的创始人李想,李想将胡依林的商业计划书转给了自己当年的天使投资人黄明明。

2014年年底的一天,在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的介绍下,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在鸟巢附近的巢咖啡(当时梅花创投刚成立不久还没有办公室,经常在巢咖啡约见项目)见到了正在寻求融资的牛电科技CEO李一男和联合创始人胡依林。

本次长谈结束之后,大家开始着手调研视察,当调研了几天之后,大家很兴奋地发现,这个市场真的很大。

“别人都是50分的时候,你做一个70分的产品出来就可以让别人耳目一新。如果别人都是85分的时候,你做一个90分的产品可能都没有什么,因为分数越高就越难做。如果大家都很差的情况下,稍微做好一些就可以让人印象深刻。”吴世春告诉腾讯《深网》,不久后,李一男、胡依林二人决定搭档创业,梅花创投及明势资本就投资了天使轮。

随后,吴世春还参与了小牛电动的项目讨论,当时大家在会议室讨论第一步应该做到什么点才能吸引人,最后大家一致认为,最关键是要做出世界第一的某个特性,最后这个特性就落在了续航里程上面,小牛要做世界第一的续航里程的电动踏板车。

当时续航里程是很多人的痛点,很多人骑电动车需要每天充电一次,而小牛的目标是做到100公里的续航里程,对于一个小县城来说差不多可以骑三四天。

吴世春说,在零部件选择上,小牛一开始就决定所有的东西都选最好,电池用松下的,电机选博世的等等。当时要用最好的物料,但是怎么控制成本却成了一大问题,因为一开始量很小,供应商很难给到太低的价格。

吴世春透露,小牛电动第一批车是亏钱卖的,只有等量上来,先从单台车做到盈利,再做到当月盈利以及当季度盈利,这样慢慢一步步来。

吴世春还表示,在小牛启动初期,小牛的官网域名niu.com正是自己从北京飞到厦门,花了375万元买回来的。

没有李一男的日子

在李一男出事之后,牛电科技进入了艰难期,由于个别机构的LP对缺少李一男的牛电科技缺乏信心,原本的投资计划最后不得不取消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小牛电动不得不勒紧腰带过日子,每一笔支出都管得很紧。供应链方面,也快速进行了优化,小牛没有资金垫付,而是客户先预付资金,但是另一方面厂商给了小牛一定时间的账期,这才让小牛没有马上出现资金链危机。

吴世春告诉腾讯《深网》,到了2016年初,当时这家公司基本都快断粮了,必须再去找到新的资金进来才能把这个坑给填平,最后他拉来自己参与管理的另一支的基金凤凰祥瑞来领投,由梅花创投和GGV来跟投,最后才把这个坑给填平。

实际上,早在GGV纪源资本于2015年上半年投资完牛电A轮后不久,小牛有意识将团队不足的地方补足,当时团队发现缺一个COO,至少需要找一个在运营方面有经验的人。2015年4月左右,在几个人选中,GGV管理合伙人李宏玮帮李一男面试了一个叫李彦的人,这个人就是如今的小牛电动董事会主席兼CEO。

当时李彦在KKR做运营合伙人,他给李宏玮的第一感觉是很谦和,也没有所谓PE合伙人那种觉得自己很牛的架子。聊完之后,李彦自己也对小牛做了反向尽调,跟团队成员聊,还跑去了工厂,让李宏玮觉得踏实。

李彦答应加入的时候是在李一男出事之前,当时小牛还没开第一场发布会。后来李一男出事了,李彦本来可以选择不加入,但是他说自己答应了李一男,所以还是来了。

小牛电动上市当晚,黄明明发表公开信盛赞了李彦:“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时候,他不顾外界抛向他的众多橄榄枝,决定在最危难的时候挑起小牛的大梁。我还记得小牛第一场发布会后,我们紧急成立了五人工作小组,自此李彦逐渐担当起了团队的催化剂、粘合剂和领导者,带领团队经历了从一次次京东众筹成功后到产品交付间的无数个煎熬的日日夜夜,让小牛从一个后起之秀到现在成为中国两轮锂电市场占有率39.5%的领头羊。他不是空降的职业经理人,而是当之无愧的小牛联合创始人,是挺过最危难时刻自始至终一起并肩战斗的兄弟。”

2018年初,小牛电动有意进行资本运作,李宏玮就着手去帮忙寻找一个CFO,当时李宏玮和小牛的另一位投资人黄明明帮助李彦一起面试了多个CFO人选,最后她通过LinkedIn找到的Hardy脱颖而出,成为小牛的CFO。

本次小牛电动IPO,GGV再度投资增持。李宏玮对腾讯《深网》表示,GGV之所以真金白银支持,在于发现小牛电动在全球范围内尤其是海外市场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比如小牛电动在欧洲市场在毛利就很高,在这里卖1台相当于在国内卖5台,在东南亚市场也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目前已经有很多东南亚客户在咨询了,不久的将来小牛将会进入这一市场。

吴世春对腾讯《深网》表示,上市对于小牛电动而言有了更好的融资渠道,成为一家公众公司也为它带来了一波宣传红利,上市只是一个小的新起点而已,而不是说我们阶段性成功了,卖股票发财了,现在还很早。“我们不会马上就把小牛电动的股票卖掉,至少要继续持有三年,我觉得这三年小牛电动还是会以每年100%的速度增长。”

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